番外篇

推荐阅读:战天人欲人皮面具傲娇总裁:嗜宠亿万情人九璀医娘不灭僵王位面之寻仙道韩娱之大梦想美女上司的极品高手

    六个月后——

    “啊…啊…啊…”

    屋内不断传来慕容昭雪的痛呼声,司徒尘满是焦急的来回踱步。

    司徒夫人亦是,边回来走着,边紧张的瞧着屋内,听到传出的痛呼声,眉头都紧皱在一起了。[

    “好了,夫人,你就莫要转来转去了,转得为夫头晕。”司徒老爷坐在一边,心中也是带了几分担忧。

    “这都过了整整一日了,孩子还未出世…这…这…”江『奶』娘焦急的拍着手,又走到屋口双手作揖:“公主,你在天之灵定要保护郡主,平安生出孩子啊!”

    “稳婆,里面情况如何?少夫人要不要紧?”

    从里屋走出一名婆子,司徒尘朝着她着急燎火的问道。

    “少主,都已经一日了,孩子还没有丝毫出来的迹象,这…这…我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少主快些拿个主意罢!必要时是要保少夫人,还是保孩子?”稳婆满头大汗,微喘着气,有些害怕与奈的问道。

    “保夫人!”司徒尘想也未想,只是凤眸中的担忧着急又增了几分,心中尽是害怕,朝着内屋,恨不得冲了进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保少夫人还是保孩子?”司徒老太爷瞪着眼睛问道,他司徒家盼了如此久的孩子。

    “老太爷息怒,老奴等已经尽力了,如今只能看少夫人的造化了!”稳婆急急屈身,微颤着声音道。

    “啊!”里屋又传来慕容昭雪的痛呼声。

    “雪儿…”司徒尘再也按捺不住,俊颜尽是焦虑,冲进了内屋。

    一进内屋便瞧到躺在床上满身大汗,紧咬牙关的慕容昭雪痛苦大喊着。

    “夫人…雪儿…为夫来了…”快步走到床边,蹲下身子,抚上慕容昭雪的脸蛋,心疼不已。

    “少主…您…您如何进来了…”接生的婆子与稳婆们见司徒尘进来,都是大惊,慌忙问道。

    “夫人,为夫在这里,莫要害怕…”司徒尘的眼中只有满脸苍白的慕容昭雪,心疼自责不已。

    慕容昭雪吃力的抬眸,微微模糊的瞧见了司徒尘:“夫…夫君…”

    “夫人…为夫在。”司徒尘伸手,握住她紧紧拽着锦被的素手,两人的手心都是层层细汗,有一股不适的滑粘。

    “啊…”慕容昭雪又是大叫一声,只觉得腹间又是一阵疼痛,拽着锦被的双手又紧了几分,额间的细汗不断渗出。

    “少主,快…快…楚大夫说让少夫人含下这支白参。”

    正在此时,银香手捧着一支只有食指长短的白参跑进屋内,朝着司徒尘着急的道。[

    司徒尘抬眸,快速接过银香手中的白参,在慕容昭雪又一声大叫时,将白参放进了她的嘴中。

    “唔——”大叫过后的慕容昭雪只觉得嘴中渗进一股浓浓的苦涩,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忘了痛呼,只呻『吟』着忍受这般苦味。

    “夫人,你定要撑住啊!”司徒尘紧紧握着慕容昭雪的手,整张俊颜紧皱,一片惊慌心疼,恨不得能代她疼痛。

    慕容昭雪抬起双眸,眼中是映入司徒尘紧皱的俊颜,心中一暖,不知是因为白参的原故,还是何故,已经虚弱不堪的身子涌出一股力量。

    “啊”又是大叫一声,满是细汗的素颜痛楚的朝天仰去。

    “少夫人,用力啊…用力…快…看到孩子的脑袋了,孩子快出来了!”接生婆见状,一喜,又钻进了锦被中,大声喊道。

    “啊啊啊”

    “生出来了…出来了…恭喜少主,恭喜少夫人,是位小少主!”

    随着慕容昭雪的痛呼声,接生婆的大喊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随之传出。

    “生了…生了…”司徒夫人听到里屋的声音,眼光一亮,紧紧拉住司徒老爷的手:“老爷,生了…生了…我们的孙子出来了…”

    司徒老爷亦是难掩激动之『色』,点点头,朝着里屋吩咐:“快…快将小少主抱出来…”又扶起一边的老太爷:“父亲,您有曾孙了。”

    司徒老太爷满是沉『色』的脸总算松了开来,难得的笑开了怀,朝向站在一边,亦是笑得一脸和蔼的楚大夫,拱手:“多谢楚兄!”

    “老太爷客气了!”楚大夫笑着回礼,又与老太爷一同朝向屋口。

    『奶』娘抱着包裹着锦布,哭声响亮的孩子走了出来,满脸笑意,朝着几人行了礼:“恭喜老太爷,老爷,夫人,是位小少主!”

    “快…让我瞧瞧…”司徒夫人急急上前,抱过『奶』娘怀中的孩子,满是慈爱。

    “父亲,夫君,你们瞧,这孩子…这双眼睛多像雪儿…这鼻子多像尘儿…”

    几人围着孩子高兴的逗弄了起来,屋子里满是笑意。

    里屋内,司徒尘为慕容昭雪擦试着脸蛋,凤眸中满是心疼:“夫人,辛苦你了…”

    慕容昭雪的脸『色』依旧苍白,却是微微一笑,瞧着司徒尘:“夫君…雪儿不辛苦…”

    “少夫人,来,喝碗参粥,补补身子…”江『奶』娘笑着端了一碗参粥走到床边。

    “我来罢。”司徒尘接过参粥,细心的试了温度,缓缓的喂慕容昭雪喂了。

    ——[

    半年后…

    “少夫人,小少主还是黏您,『奶』娘抱着一直哭,您一抱便不哭了。”

    “是啊,这才一会便睡着了,瞧,便是睡着了,这小脸还是笑着的。”

    茶梅树下,荷花池边,慕容昭雪微倚在软榻上,环中轻柔的抱着一名熟睡的男婴,正是司徒尘与慕容昭雪之子,司徒逸。

    丫环们在一边侍候着,正是初夏,天气有些微热,丫环们在慕容昭雪与小少主身边轻轻打着蒲扇,又轻笑着说道。

    慕容昭雪只微微一笑,一袭月白的纱衣轻轻扬动,不施粉黛的素颜却是绝美,有阳光稍稍『射』入,又有初为人母的光芒,令慕容昭雪没有了以往那份冷清,只余下一抹令人忍不住亲近的亲切之感。

    “少夫人,小婉来了…”银香突然笑着跑进了亭子,朝着慕容昭雪喊道。

    江『奶』娘眉头稍稍一皱,紧紧朝着银香轻声喝道:“银香,咋咋呼呼的做何,小少主方才睡着,若是再把小少主吵醒了,如何是好?”

    银香已是进入亭内,听到江『奶』娘的话,舌头一伸,立即闭了嘴,又见到熟睡了的小少主,幸好未被她吵醒,松了一口气,朝着慕容昭雪行了礼,又朝着江『奶』娘低头轻声道:“『奶』娘,银香知错。”

    江『奶』娘奈的摇摇头,这丫头,都来司徒府一年了,还是没有半分稳重。

    “好了,银香,你方才可是说小婉来了?”慕容昭雪低眸瞧了儿子一眼,也不生气,朝着银香问道。

    银香急急点头:“正是,小婉与乔大人此时正在正厅等候呢。”

    慕容昭雪眼眸一抬,笑了笑:“想来小婉坐完月子了。”抱着司徒逸起了身,将他递给『奶』娘:“沈『奶』娘,你抱逸儿去老太爷那罢。”

    “是,少夫人。”沈『奶』娘是司徒逸的『奶』娘,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妇』人,小心翼翼的接过司徒逸,松了口气,幸好小祖宗未醒,不若她可对付不来,轻手轻脚的让他有了个舒适的位置,朝着慕容昭雪道了声:“奴家告退。”便抱着司徒逸往老太爷的院子走去了,两个丫环也跟着而去了。

    “『奶』娘,银香,同我一起去前厅罢。”说着,慕容昭雪便率先出了亭子,嘴角扬着淡淡的笑意,想一想,她与小婉也近一年多未见面了,忆起京城之事,小婉两次舍身救她,此情此义,等同姐妹。

    “郡主…奴婢拜见郡主。”

    慕容昭雪方才踏进正厅,小婉便走上前来,难掩激动之『色』,朝着慕容昭雪跪下了身子。

    “乔义拜见郡主。”乔义陪同小婉而来,见了慕容昭雪亦是行了大礼,若不是郡主,他便不可能与小婉成亲,亦不可能做到今日的官职,为百姓造福。

    “小婉,快快起来…乔义,你也起来。”慕容昭雪急急扶起小婉,微笑着看着她。

    小婉也是抬头,瞧着慕容昭雪,一年多未见,郡主始终牵挂在她心头,方才坐完月子,她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郡主,这一年多,你可好?”成为人妻,亦是初为人母的小婉更是稳重成熟了,握着慕容昭雪的手,问道。

    慕容昭雪笑着,点点头:“我很好,小婉如何?”说着,看向了乔义:“乔义可有好好照顾小婉?”

    “郡主,奴婢很好,乔义很是疼爱小婉,小婉多谢郡主,替小婉找到了如此好的夫君。”

    “傻丫头,你幸福便是好的。”慕容昭雪说着,让几人入了坐。

    江『奶』娘也是吩咐下人上了茶与点心,又使人去通知了司徒尘。

    “郡主,小少主在哪?”小婉刚坐下,便朝着慕容昭雪问道,主子的孩子,她至今还未见过一面呢。

    “不急,逸儿方才睡着,在他曾祖父处,你们今日前来,便住上几日再走,待晚上再瞧逸儿也不迟。”慕容昭雪说着又问道:“小婉的孩子可有一同前来?”

    小婉点了点头:“正在外面马车上,『奶』娘抱着睡着了,便没下来。”

    “哦…待醒了便抱来让我瞧瞧。”慕容昭雪笑着道,顿了顿,再问道:“可有取名?”

    乔义摇摇头,朝着慕容昭雪拱了拱手:“回郡主,还未取名,此次前来,还有一事相求郡主,请郡主再赐吾儿一名。”

    慕容昭雪瞧向乔义,笑着点头,微思片刻,抬眸:“唤做乔枫可好?”

    “乔枫…”乔义轻声重复,即刻点头:“好名字…乔义替枫儿谢过郡主。”

    慕容昭雪微微一笑,再看向小婉:“小婉,你们先且在司徒府住上几日,只是事有不巧,你们来前也寄未来封书信,恰巧昨日皇上来信,我们三日后便要起程去往京城小住半月了。”

    “郡主要去京城?”小婉抬头问道,见慕容昭雪点头,微想片刻,又接着道:“奴婢陪同郡主一同进京。”

    “小婉,你已不在是我的丫环,往后不必再自称奴婢了。”顿了顿,又道:“那乔义…”

    “郡主,乔义府上还有要事,今日只是送夫人前来,即夫人要随郡主进京,那乔义便待郡主回来再前来接夫人。”乔义听慕容昭雪提及自己,便拱手回道。

    慕容昭雪点了点头:“即如此,那便如此决定罢。”

    十日后

    “夫君,可是快到京城了?”慕容昭雪抱着司徒逸,望了车一眼,朝着司徒尘问道。

    司徒尘扬眸,瞧向自己的夫人与儿子,笑着点点头:“回夫人,正是。”

    “少夫人,小少主由『奶』娘来抱罢,你与少主骑车进京罢。”江『奶』娘笑着开口。

    慕容昭雪低眸瞧了眼怀中的儿子,此刻正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安静的躺着,见到自己的娘亲望向自己,便扯嘴笑了起来,甚是惹人怜爱。

    “只怕由『奶』娘抱,这孩子又要哭闹了。”带着浓浓的宠爱与奈道。

    江『奶』娘瞧向小少主,也是颇为奈,这孩子只与主子亲,白日里只要主子抱,不若便会哭闹。

    司徒尘眉头一皱,上前一把抱过慕容昭雪怀中的儿子。

    “哇”司徒逸不见了娘亲,又看爹爹如此不温柔,立即大哭了起来。

    “不许哭!”司徒尘板着俊脸,朝着司徒逸喝道。

    许是惧怕如此严肃的爹爹,司徒逸顿时停了哭声,只睁着一双汪汪的大眼瞧着爹爹,甚是委屈的样子。

    司徒尘见他不哭了,便将他塞到了江『奶』娘怀中,且仍就板着脸,冷着声音:“不许哭闹。”

    慕容昭雪与江『奶』娘哭笑不得的瞧着两父子,说也奇怪,这孩子才半年大,却极是聪慧,只要听到司徒尘冷声喝斥便不敢哭闹了。

    “夫人,我们出去罢。”司徒尘见他不再哭闹,便走到慕容昭雪身边,很是温柔的道。

    慕容昭雪笑着点了点头,瞧了委屈万分的儿子一眼,便与司徒尘一同出了马车。

    离京已有一年多,入眼的京城仍就繁华一片,只是许多事情都已变了。

    慕容昭雪靠在司徒尘身上,扬着浅淡的笑意,瞧着如此熟悉却有些陌生的京城,脑海中闪过一年前的种种,还有她早已淡忘的前生。不知舅舅如何了,还有外祖父,外祖母,父亲,子雅他们……

    瞧着热闹的街市,不知不觉中,便到了宫门口。

    “站住,你们是何人?”守宫门的侍卫已是换了,并不认得慕容昭雪与司徒尘,虽见两人华贵不凡,却仍就用长矛拦住了两人。

    “大胆,此乃昭雪郡主与司徒少主。”影风不知从何处闪到了侍卫面前,拿出了令牌。

    侍卫一见令牌,立即放下了长矛,朝着两人行礼:“小的拜见郡主,少主。”“皇上早有吩咐,请郡主,少主随小的进宫。”

    “少夫人,只一年未见,皇上倒是老了许多。”大约在宫内呆了两个时辰,方才出宫,江『奶』娘抱着小少主,朝着慕容昭雪道。

    慕容昭雪点了点头,想起皇帝舅舅苍老许多的面容,心中不自觉有些酸楚,叹了一口气,想来一年前的宫变带给舅舅甚大的打击,如今又需费力调教子晨,定是劳心劳力。

    “夫人,歇息片刻罢。”司徒尘见她叹气,便拥了她入怀,轻声道,这几日连夜奔波回京,大家都是极累了。

    慕容昭雪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闭上了美眸:“到府上了唤我。”

    司徒尘轻柔的应了声,瞧着她入睡。马车依旧缓慢的行着,小婉与随行来的下人已先到了冷府。

    冷府门口,冷老太爷,冷老太太,冷傲,沈姨娘,冷彦,还有下人们都张望着,等着迎接慕容昭雪与司徒尘,还有他们未见面的宝贝曾外孙与外孙。

    “来了来了…老爷…那可是郡主的马车?”丫环指着驶来的马车大声喊道。

    众人吩吩瞧向驶来的马车,老太爷由丫环扶着上前了几步,他的孙女回来了…许是调养的好,这一年来老太爷的身子倒是好了些,如今他甚是想念的孙女回来了,精神更是好了。

    不一会儿,马车便停了下来,司徒尘唤醒了慕容昭雪,扶着她下了马车,江『奶』娘也抱着半大的司徒逸下来了。

    “雪儿…雪儿…”老太爷见到慕容昭雪,急急迎了上去。

    “雪儿见过祖父。”慕容昭雪见到老太爷,扬起一抹笑意,上前行礼,见老太太等人迎上来,又依依行礼:“雪儿见过祖母…父亲…”

    “雪儿,来…让祖父瞧瞧,这一年过得可好?”老太爷握住了慕容昭雪的手,慈祥的问道。

    慕容昭雪扶着他,笑着点头:“回祖父,雪儿过得甚好。”

    “尘见过祖父,祖母,父亲。”司徒尘亦上前,行了礼。

    “好…好…”冷傲笑着瞧着两人点头,瞧着女儿面容带福,想必过得定是很幸福,如此,他也能放心了。

    “姐姐,彦儿好想你啊。”冷彦也是上前拉住了慕容昭雪,仰头道。

    慕容昭雪瞧向他,柔柔一笑:“一年未见,彦儿长高了。”

    “大家快进府吧,少主与郡主一路风尘,快进去歇息歇息罢,厨子已是准备好饭菜了。”沈姨娘上前,笑着道。

    说着,笑着,一行人便进了冷府,气氛甚是美好。

    “来…雪儿,吃块鸡肉,补补身子。”过了一年多,老太太仿佛也变了一人,竟笑着为慕容昭雪夹菜,又看向司徒尘:“尘儿,你也吃。”

    “祖母不必如此客气。”慕容昭雪笑着道,抬眸看过桌边的人,祖父,祖母,父亲,沈姨娘,彦儿,还有她的夫君司徒尘,江『奶』娘抱着司徒逸站在一边,笑意盈盈的瞧着一家人用膳…瞧着如此情形,嘴角不自觉上扬,『露』出暖暖的笑意,令绝美的容颜更是『迷』人。

    “姐姐,你笑起来好美。”冷彦瞧着,睁着大大的眸子道。

    “你这小子,倒是一个小『色』鬼,你姐姐是姐夫的妻子,你不许多看。”司徒尘扬眸发话,虽为人父,只是遇到多看慕容昭雪一眼的男人,还是如此,更显几分可爱的幼稚模样。

    “姐姐是彦儿的姐姐,彦儿想看便看,何需听你!”冷彦却是瞪了他一眼,大声道。

    这一大一小的对话倒是惹笑了桌边的人,大家都是掩嘴笑了起来,氛围更是和乐了。

    用完晚膳,司徒尘与慕容昭雪便去沐浴歇息了。

    第二日

    “少夫人可是昨夜未睡好?”小婉瞧着慕容昭雪有些精打采,边为她盘发髻,边问道。

    听到小婉的问话,慕容昭雪脸『色』一红,想起昨夜…许是自从逸儿出世后,他甚少碰自己了,昨日逸儿由祖母抱去了,他便像饿极了的狼一般,要了自己好几回,也不顾她疲了…

    小婉见她脸『色』微红,自己也是为人妻了,自是想到了,脸『色』也是红了红,也未再问下去。

    “小婉,可有打探,冷与冷钰如今如何了?”待小婉梳好了发髻,慕容昭雪便起了身问道。

    小婉点点头:“听说三小姐自嫁与那贾三后便时常受到贾三的虐打,而且…而且经常被贾三送于其他男子过夜…至于四小姐,嫁给那书生之后,安姨娘便极力扶持那书生,书生做了些生意,倒也算发达了,只是听闻书生在外有了女人,常留四小姐独守空房,四小姐却像改了『性』子,也不闹,只安静的带着孩子过日子,安姨娘与搬去与四小姐同住,帮四小姐一同照料着孩子。”

    慕容昭雪听了小婉的话,点点头,又问道:“那秦妙欣如何?”

    “秦姨娘一年前便被老爷送去了冷家祠堂,只是听下人说,秦姨娘已经疯了,连老爷都不认得了。”小婉说着,瞧向慕容昭雪,见她面『色』有些深沉,知她又想起了不愉快之事,脑海一闪,便笑着道:“少夫人,小婉听说三公主出嫁了,可是真的?”

    慕容昭雪瞧她一眼,笑着点点头:“正是,雅儿嫁给了丞相之子,昨日见到她,见她面『色』红润,过得很是幸福。”

    “嗯…少夫人,好不容易回京,不如小婉陪你去外面走走罢。”小婉笑着提议。

    慕容昭雪瞧向屋外,点了点头,司徒尘一大早便去了司徒家在京城的店铺,这个时辰逸儿定还在睡觉,自己也没了睡意,倒不如出去瞧瞧如今京城是何番模样了。

    使人禀报了老太爷与冷傲一番,便与小婉出了冷府,由影风与莫离随身保护。

    “少夫人,你瞧那…京城倒是未变什么。”小婉扶着慕容昭雪,笑着指着京城的角角落落。

    慕容昭雪随着她所指望去,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原来心境不同,所见之物便也有所不同。一年前,她冷清,自也感觉不到京城的热闹,只觉处处是冷意。而如今她生活幸福美满,瞧这景象也觉温暖。

    “慕容昭雪…我要杀了你…”正在此时,不知从何处冲来一名邋遢『妇』人,手中握着短刀,朝着慕容昭雪刺来。

    “主子,小心。”影风见状,急忙挡上了前,挥剑挑了那『妇』人手中的刀。

    慕容昭雪由小婉扶着退后几步,面『色』不变的瞧着那『妇』人,美眸一闪,吩咐:“影风,留她一命。”

    “是,主子。”影风应了一声,便要上前制服那『妇』人。

    只是那『妇』人却不顾一切的朝慕容昭雪撞去,冒着鲜红的双眼,满是恨意的喊着:“慕容昭雪…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影风眉头一皱,飞身上前,一个抬腿便将那『妇』人踢倒在地。

    “哧”那『妇』人哪里抵得了影风这一腿,猛得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贱人,你怎么在这里,害我好找。”正在此时,从远处跑来一名男子,正是贾三,远远的便朝着那『妇』人恶狠狠的喊着。

    慕容昭雪美眸一闪,再看向那名『妇』人,走上前了一步,冷冷的开口:“冷,一年多了,你倒是让我不认得了,只是你仍就想置我于死地。”

    “哼”那『妇』人正是冷,只是不在是一年前那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了,而变成了如三四十的乞丐『妇』人般,整张脸枯瘦腊黄,穿着破烂的粗布麻衣,身子亦是瘦弱不堪,哪里还有半分当年的千金模样。

    此时正用布满血痕的双眼瞧着慕容昭雪,满是恨意:“慕容昭雪…我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都是你,害我到了今日这般田地,我活着就是为了报仇,就是为了杀你!”

    慕容昭雪淡淡的瞧着她,再瞧眸看向走来的贾三,微微一笑:“好妹妹,妹夫前来寻你了,随他回去罢。”说罢,瞧了小婉一眼:“交代妹夫看好三妹妹。”

    “是,少夫人。”小婉笑着应了,瞧着慕容昭雪与莫离走了开去。

    “贱人,别在这里给我装死,给我起来。”那贾三进近了,也不顾其他人在场,顺着冷的肚子便踢了一脚,大声嚷嚷道。

    “贾三。”小婉朝着他唤道。

    贾三听到有人唤自己,便转过头来看,一见是小婉,脸『色』立即变了,虽过了一年多,但还是记得小婉的,记得她是郡主身边的贴身丫环,立即笑着迎上了前:“这…这不是郡主身边的小婉姑娘吗?”

    小婉点了点头,看向冷:“贾三,方才三小姐想杀了我们主子,我们主子交代你好好看着三小姐,莫让她再生事了,若是出了『乱』子,麻烦的可是你。”

    “什么!这贱人竟想杀郡主,小的回去定会好好教训她,往后定会看好她,请郡主放心!”贾三恶狠狠的瞧了冷一眼,又笑容满面的朝着小婉道。

    “嗯。”小婉点了点头,再瞧了冷一眼,便朝着慕容昭雪追去了。

    “啊慕容昭雪,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住嘴,臭婆娘!”贾三瞪大了双眼,一个巴掌便向冷甩了过去。

    “哧”冷冷不防又吐了一口鲜血,可见贾三用力之大。

    “臭婆娘,一个不注意便给我捅『乱』子!呸就凭你,也想杀郡主,你看看你全身上下,哪里有一点比得上郡主,你便是连给郡主提鞋都不配!”

    冷被打得脑袋犯晕,只是听到贾三的话,眼睛猛得瞪了出来,赤红的盯着贾三。

    “瞪什么瞪!再瞪老子把你双眼挖了,老子说得可都是实话,郡主是天上的凤,你是地里的泥,就你!还妄想做皇后,你做梦去吧!”

    冷的眼愈来愈红,贾三的话在她脑海中不断回转:你便是连成给郡主提鞋都不配…郡主是天上的凤,你是地里的泥……手紧紧的抓了起来,眼光突然瞄到了不远处的短刀,眸光猛得扩散…

    “啊”突然大喊一声,伸手便抓住了那把短刀,朝着贾三刺去。

    “呃”贾三没有丝毫防备,正想转头吐了一口唾沫,便如此被冷刺了一刀,顿时腹间鲜血直流。

    “杀人了,杀人了!”方才被吓得躲在两边的百姓们瞧见这一幕,吩吩吓得大喊起来,还有人跑向了官府。

    “哧”仿佛是一刀不够,冷拨出了刀,又刺进了贾三的腹间。

    “你你”贾三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的冷,嘴中的话还未说完,便倒了下去。

    “郡主,三小姐杀了贾三。”小婉还未走远,瞧见冷杀了贾三,便追上了慕容昭雪,禀报道。

    慕容昭雪美眸一闪,回眸,远远的望了冷一眼,沉默了片刻,轻启朱唇:“吩咐巡抚大人,不必顾念我的面子,公事公办。”并非她狠心,她本想饶了冷一命,只是冷心存不甘,便别怨她前生今世之仇一并算之。

    “是,郡主。”小婉了然的点点头,扶着慕容昭雪继续往前走,没有必要为此坏了兴致。

    三日后,正是天月国的烟月节,所谓烟月节,便是六月第一个月圆之日,全国百姓都要燃放烟花,这个习俗来自于天月国一个古老的传说。

    入夜,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到处都燃放着五彩的烟花,冷府一家人也在后院观赏美丽的烟花。

    “少夫人,你看那,好漂亮啊!”小婉指着天上缤纷绽放的烟花喊道。

    慕容昭雪笑着依偎在司徒尘怀中,瞧了眼一边由江『奶』娘抱着的司徒逸,嘴角的笑意更是柔和了。

    “夫人,此生有你,便是为夫最大的幸运!”司徒尘突然低眸,朝着慕容昭雪轻声道。

    慕容昭雪抬头,美眸微微一眨,瞧着神『色』宠溺温柔的司徒尘,浅浅一笑:“此生能遇见夫君,亦是雪儿最大的幸运。”

    “夫人。”司徒尘动情的唤道,又抱紧了她几分,连一双凤眸也扬上了暖暖的笑意。

    “老爷,门外来了两位客人,说是郡主的朋友。”正在此时,有家丁上前禀报。

    “哦…郡主的朋友?可有说是谁?”冷傲起身问道。

    “那夫人只道姓蓝。”家丁回道。

    “蓝儿…”慕容昭雪美眸一亮,朝着司徒尘道。

    司徒尘瞧她如此惊喜的模样,笑了笑,抱着她起了身:“想来是离落与蓝公主。”

    “原来是南宫少主与蓝公主,快…快去请两位贵客前来…等等…我与你们一道去…雪儿,尘儿,你们稍等片刻。”说着,冷傲便与家丁一同前去了。

    不一会儿,冷傲便迎着三人走进了后院,正是久别的南宫离落与蓝公主,还有一名『妇』人抱着一名婴儿,想来正是南宫离落与蓝公主之女南宫依。

    “雪儿。”蓝公主一见慕容昭雪便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慕容昭雪,高兴的唤道。

    司徒尘眉头一皱,朝着南宫离落不悦的道:“离落,你该管好你的妻子!”

    南宫离落爽朗一笑,瞧着司徒尘:“尘,一年多未见,你倒仍旧是老样子!”

    “对了,雪儿,你儿子在哪里?要我看看?”蓝公主松开了慕容昭雪,一脸兴奋的问道。

    慕容昭雪笑了笑,朝着江『奶』娘:“『奶』娘,把逸儿给蓝儿瞧瞧。”

    江『奶』娘应了声,便抱着司徒逸走到了蓝公主面前。

    蓝公主满脸兴致的去瞧司徒逸,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蛋:“老公,你快来…你看,雪儿的儿子多帅,小时候就这么帅,长大了肯定不得了,我们还是先下手为抢,定下这门亲事。”说着,又瞧向慕容昭雪:“雪儿,虽然我们依儿比你家逸儿大了几个月,可你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啊。”

    慕容昭雪瞧着她的样子,笑着点头:“是,自是算数,只是便是娃娃亲,待逸儿与依儿长大了,也须瞧他们自己的意愿如何。”

    “好,这点我赞同,我自然不会『逼』迫他们,只是以前让他们多多见面,培养青梅竹马的感情。”说着,蓝公主瞧着一左一右两个孩子,得意的笑了起来。

    “好了,蓝儿,今日是烟月节,有什么事稍后再说,现在你便安静的瞧天上的烟花罢。”南宫离落奈的拉过蓝公主,怀抱着她,指向天空五彩缤纷的烟花道。

    蓝公主抬眸,方才在马车里,一心想见到雪儿,到是现在才注意到天上的烟花,心中微微激动,这古代的烟花倒是与现代的一般,一样的炫彩夺丽。

    冷老太爷与冷老太太瞧着小辈们如此开心,也是慈祥的笑了,抬头看向天空的烟花。

    冷傲拉住沈姨娘的手,笑了笑:“月荷,看到他们如此幸福美满,我真是可以放心了。”

    沈姨娘笑着点了点头,一手拉着自己的夫君,一手牵着自己的孩子,她这一生也算是美满了。

    司徒尘拥着慕容昭雪,凤眸中尽是宠溺的柔和,抬头望着美丽的烟花,满足的轻叹: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慕容昭雪扬着美眸,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靠在司徒尘的肩上,仰头瞧着如此灿烂的烟花,脑海中闪过前世今生种种,只觉得如梦一般,却知如今的幸福是实实在在的,今生足矣!

    天空中的烟花不停,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它们,整个世界随着它们的绽放而光彩一瞬,多么美丽的烟花,仿佛寄托着美丽的希望,仿佛寄托着爱的光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莲花宝鉴纳妾记异界之光脑威龙顺明极品太子爷钢铁抗战农家妙医草根官道国策

重生之昭雪郡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重生之昭雪郡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