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小白正传 282 梦怀红尘枯骨刀(下)

推荐阅读:战天人欲人皮面具傲娇总裁:嗜宠亿万情人九璀医娘不灭僵王位面之寻仙道韩娱之大梦想美女上司的极品高手

    少流:“我听说维纳小姐去医院看过风君子之后,回茶邀海伦与洛兮同品,忧虑之色尽消;还有绯焱,据我所知她的脾气是出了名的难缠,仅仅因为法源大师一句话就能把她劝住吗?刚才我在医院亲眼看见羽灵掌门想对萧云衣说些什么,却突然住口不言,就像被人打断了。”

    听到这里顾影也是连连点头,插话道:“有道理啊,小白,你比我聪明多了!还有一件事,梅盟主是风先生的嫡传大弟子,就算在西北大漠有事走不开,分身来此这么长时间也该到了,却没有出现,应该正与风先生见面。”

    韩紫英看着他俩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顾影,那你说梅盟主何时会出现?”

    顾影:“让我猜的话,应该就在一天一夜将尽时,梅盟主会现身答谢所有来乌由的高人前辈,代表师尊,也以昆仑盟主的身份。”

    韩紫英:“你猜的一点没错,届时风仙师就不必亲自出面了,我恐怕要向二位借用一下坐怀丘,难得天下高人聚会,免不了一番饮宴,十年一度闻仙醉,恐怕有不少人正在等着这人间难寻的仙酿。”

    顾影:“这我想到了,不用师叔操心,已命人在坐怀丘做好准备,只是那闻仙醉是什么酒,十年一度又是什么意思?”

    芜城特产老春黄,窖藏十年以上,每十二斤以黄芽丹一枚调和,修行灵药黄芽丹大补元气的药力浪费了,却都化作了美酒中的醇香。算得是大家手笔了。这么喝酒本是守正真人所创,风君子知道这个饮酒地窍门后也十分喜欢。

    这黄芽老春美酒本已十分珍贵难得,如果装入风君子的闻仙葫芦里,再倒出来将成一种仙酿,不仅醇香极为悠长而且黄芽丹药力尽复。还增添了补益神气的奇效,不亚于各大门派炼制的灵丹妙药。

    这种酒在人间只现身过一次,那就是想当年茫砀山大战后,风君子与守正真人、梅野石三人造访西昆仑,在闻醉山仙府外与西昆仑众高人同饮一杯,又走出西昆仑,与参加茫砀山大战的众位东昆仑高人同饮此酒。众人都赞不绝口念念不忘。从此这酒得名闻仙醉。

    芜城老春黄酒厂就是梅野石地产业,当年韩紫英为了准备三梦宗的开宗立派大典,将当时酒厂里所有窖藏十年以上的老春黄装了十八大瓮。用黄芽丹调合成黄芽老春美酒以备大典饮宴之用。茫山大战后,梅野石捏碎天刑墨玉唤醒风君子神识,风君子百忙之中还没忘了去偷酒,一葫芦装走了九瓮。每瓮二百斤,却只装满了葫芦的一小半。就是当日东西两昆仑高人所饮的闻仙醉。

    就算有足够的黄芽老春美酒,那只葫芦也只能十年成酒一次。一葫芦能装五千斤。调酒用的黄芽丹也至少要四百多枚。风君子曾留过话,下次解开神识地时候。要梅野石装满一葫芦闻仙醉,所以韩紫英今日才有此言。

    听完韩紫英的解释小白和顾影啧啧称奇,云中仙又问了一句:“紫英,酒和黄芽丹够吗?”

    韩紫英:“合适的酒将将够,黄芽丹原本是不足数地,但这次众高人来探望风仙师,送的大多是灵丹妙药,轩辕派、终南派、孤云门分别送了一瓶黄芽丹,还有零散所赠,合计二百多枚,加上三梦宗手中所有竟恰恰合数。”这次天下高人到乌由是看望“病人”的,总不好意思空着手,送别的也不合适,大多是灵丹妙药,风君子昏迷不醒,韩紫英代为收下了。

    顾影笑道:“幸亏风先生这些年才要这一葫芦酒,否则三梦宗该破产了。”

    云中仙:“紫英,公子应该见过你了,说了什么?”

    韩紫英:“别地事情也没说,就是交给我一小瓶仙人血,让我自行炼化成血竭,以备将来能再度开炉炼制九转紫金丹时为药引,他只告诉我这次可成丹九枚。”

    云中仙喟叹一声:“果然如此!”便不再多说话。

    韩紫英又看小白和顾影:“二位之聪慧各有千秋!……小白,我听闻你有他心神通,风仙师与各人早已见面,你是以神通查知吗?你的他心通未必全然好用,比如此时此地你就不能知道云中仙前辈在想什么。”

    白少流:“与神通无涉,我自幼知人心已习以为常,未必用神通。只是不太明白,风先生为什么不见我?”

    韩紫英问顾影:“你说呢?”

    顾影问小白:“风先生昏迷之前,对你说过什么?”

    白少流:“风先生要我去找你问问,说是要我去收拾尚云飞,在他出院之前,我们要把尚云飞送进去。”

    顾影一笑:“这不就是了,我估计等尚云飞被警察带走,风先生也就该醒了,彼时已经错过解开神识地时限,他也能落个清静。众位高人大多明白风先生的用意,大家心照不宣。”

    韩紫英:“我已经得到消息,常武明天就会带人拿下尚云飞,还会请小白一起去。要拿尚云飞,就算你们尽起坐怀山庄高手也没用,不过不必担心,梅盟主都安排好了。”

    ……

    就在小白等人闲聊地同时,乌由市郊环海群山外侧,燕窝岭峰顶巨大地岩石上,并肩站着两个人。大冷天的,海风冰凉如刀,这两人却都穿着单衣,其中一人腰间挂着个雪白莹润地葫芦,一手还摇着折扇,举止十分不正常。还有比这更不正常的,这两人的身形在月光下十分清晰,然而地上却只有一个葫芦的影子。

    摇折扇的人看身形面目赫然竟是风君子,他一边摇扇子一边说道:“法源去质问尚云飞,羽灵也独自去了,还有九黎散人也去质问过他。都未能如何,那假和尚到底是怎么说的?”

    他身边站着的就是昆仑盟主梅野石,梅盟主苦笑着答道:“还能怎么说?闭着眼睛都能想到!……维纳姐弟在栈桥见面恐有冲突,他以泡影人间**隔

    不波及乌由又有何错?阿狄罗欲伤阿芙忒娜,谁也反怪不得他人。阿狄罗要逃走时,尚云飞出手阻拦,已经是尽力。……还能说什么呢?正如你所言,这人是一块死皮赖脸地滚刀肉。”

    风君子冷笑一声:“尚云飞见过阿狄罗,以他看穿一切泡影的眼力,不会看不出阿狄罗的异常,分明有降魔之力又好谈降魔功德。却与邪魔坐谈共事,若没有大奸大恶的私心怎么可能?他去想干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只是这人很能见机让人抓不住把柄而已。……泡影人间**。天下至伪之术,尚云飞,天下至伪之人。老子从小就看他不顺眼,今天他能虚伪到这种境界。我反而有几分佩服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梅野石:“你怎么扯到小时候了?当我等年少之时。尚云飞并无一丝恶迹。”

    风君子反问:“他可有一丝真正的善迹?没人逼他学雷锋天天做好事,但是他半生走来名利双收。却连一件真正地善举皆无。也算是极品了!……他的泡影人间**如修到极致,不能无敌却近乎立足于不败。然而青冥镜却是此法的克星,我想他心里也清楚,还记得当年你得到青冥镜的那天晚上吗?”

    梅野石:“那天晚上?后来只有你、我、他三人在,他先走了,你告诉我那个破铜镜叫青冥镜。”

    风君子冷哼一声:“他看见你手中青冥镜,眼中谋夺之意一闪而过,又不得不暂且放弃这个想法,因为我也在场看见了,而他还不清楚我的底细。如果当时我不在场,事情就难说喽!”

    梅野石:“你既然查觉,为什么不提醒我小心尚云飞,反而又说此器对他无用?”

    风君子:“我当场就提醒了,提醒的是他不是你,你当时懵懂没有听懂,随后我干脆淡言让你勿起疑虑,因为你还没有自保之能又在窥道关口,对你挑明了反而不好,我的徒弟我看住了就行。你得到青冥镜地秘密,当时只有我和尚云飞知道,后来尚云飞一再借扰乱你的修行试探我的底细深浅,使地那些招术你今天也早该清楚了,直到他师父葛举吉赞活佛闻知此事,他才彻底打消了念头。……那时候我们才多大?”

    梅野石:“我十八岁,你十五岁,尚云飞十六岁。”

    风君子长叹一声:“二十多年了,尚云飞泡影人间**已经大成,可人还是那样!他将世上一切看作人间泡影,倒也没什么错,但是把手伸到泡影中玩弄,那就是犯贱了!他修什么道犯什么贱不归我管,但是虚开六千万增值税发票依法就该进监狱。一天到晚说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次就去监狱里悟道吧,但愿这次他能真正开悟。”

    梅野石:“其实我能理解尚云飞的心情,当年你一封信逼的葛举吉赞活佛身受重伤却不求医治,而等到我上门询问身世时,尚云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活佛虹化而去。……今天他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阿芙忒娜在眼前离去,所以他根本不会出手阻止阿狄罗行凶。”

    风君子:“对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梅野石:“不怎么办,也不想问他什么,前去质问他的人越多,他心中对你地恨意就越盛,对他自己也没好处。以他的泡影人间**,不可能被人拿下,可我偏偏就要让世上普通地警察拿他下狱,治他在世间地罪行。……因为南大科技那笔烂帐,银行去调查的那一车人差点都送了命,虽然清尘赶去营救,但小白和庄茹还是留下了普通人地终身残疾。让小白去做这个了断,是再适合不过。”

    风君子拍了拍梅野石的肩膀:“这才是我的徒弟,昆仑神君的手段!……常武是个好人,世间可以没有尚云飞但不能少了常武这种人,不要让他吃亏。”

    梅野石:“不向上级汇报逮捕山魔国大投资商尚云飞,后果确实非常麻烦,但如果尚云飞痛痛快快交代一切罪行。常武就可以摆脱被动,不但无过还能立一大功。”

    风君子:“你想的比我还明白,那没我什么事了,我回医院接着睡觉去了。”

    梅野石:“仙师请稍等。”

    风君子回头:“你还有什么事?”

    梅野石:“昆仑同道皆知天刑墨玉有三枚,每捏碎一枚可唤醒你一日之神识。如今三枚已尽,你就要永封神识吗?”

    风君子皱眉笑道:“你不知道我的用意吗?”

    梅野石也笑:“还是请你明言,此处只有你我师徒。”

    风君子:“我没你那么笨,十二岁那年遇我师天月仙子点醒,省悟我是在世仙人,十八岁前封印神识忘记了有关神通修行地一切经历,但我也没变成傻子呀?这已经多少年又过去了。我又经历了多少事,不用恢复神识也明白自己是谁。……我所封印的不过是一段记忆,如今世间劫已历。这段记忆封不封印都无所谓了。”

    梅野石:“我没有你那么天资超绝,比如我当年就没有看透尚云飞,但也不算很笨。据我所了悟,这三枚天刑墨玉不尽碎。仙师你的世间劫就未完,如果世间劫已历尽。最后一枚天刑墨玉消失,就没什么神识封印之说了。其中一切尽有机缘。”

    风君子很满意的点头:“总算你这些年没白混。知道了也就知道了,不要让我为难就是。”

    梅野石:“能看破的高人皆不会点破。你明日醒来时辰已过,天下同道还当你是封印神识在世仙人,正如仙师所愿。”

    风君子伸手揉了揉胸口道:“这一剑,如果就此了断又会怎样?”

    梅野石:“你?风君子?你要是就此离去,我才不信呢!”

    风君子哈哈大笑:“还是你了解我啊,行了,没事了,你走吧。”

    梅野石:“不忙。”

    风君子一皱眉:“你怎么还有事啊?”

    梅野石:“还有最后

    要说,那七叶已成冈比底斯教皇。你是怎么想地?”

    风君子反问:“这世上哪还有七叶啊?”

    梅野石:“对,世间已无七叶,那约格呢?”

    风君子:“约格要来见我,自然知道该去何处,今年过年我要回芜城,会在一个地方等他三天,就看他是大年初一去还是大年初三去了。”

    梅野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道:“初一还是初三?我明白了,这就告退不打扰仙师做好梦了。”根据芜城风俗,大年初一是拜师长,初三是访亲友。

    这回反倒是风君子叫住了梅野石:“你等等!”

    梅野石转身问道:“仙师还有什么交待?”

    风君子从腰间解下白葫芦扔给他:“这一葫芦酒,你准备的很好,没有懈怠尊师之意。那么多同道来看望我,总不能失了礼数,你明日借小白地坐怀山庄答谢大家,就用此酒助饮宴之兴,这闻仙醉不论再难得,我们也不能小家子气,让众位同道敞开了量畅饮。”

    梅野石接过葫芦离去,风君子想了想又不放心的喊道:“总能给我留点吧?五千斤呢!我以后有空找小白喝酒去。”

    ……

    这天夜间,喧嚣的城市已经沉寂下来,滨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特护病房内外很安静,连节能灯管细微的翁鸣声都显得有些刺耳。小白与顾影静静地陪着萧氏兄妹守在病房外,谁也没有说话,可是病房周围的环境在小白耳中却不是那么寂静,甚至嘈杂的有点像菜市场。

    “眼看时辰已过,风前辈还未醒来?”、“不知此番神识再封之后,忘情公子是否有转醒之机?”、“风前辈是在世仙人,如此必有深意,我等就不要妄测了。”有不少人在交谈议论。这种谈论只是神念中地交流,若没有金丹大成地修为,不是神识与元神合一的高人是听不见的。

    怎么形容这种奇异地交谈?一顿神侃!

    众高人正在神侃,又突然安静下来,只听一个声音浑厚而清晰:“在下三梦宗梅野石,多谢各位同道挂念我师风君子安危前来探视!风仙师已托梦于我,此劫有惊无险,当可无恙归人间,承诸位之情十分感激!明日晚间,我与忘情宫云门大弟子云中仙,在坐怀山庄设闻仙醉饮宴,代仙师答谢天下同道。”

    顾影猜地没错,梅野石果然在天刑墨玉捏碎后一天时辰将尽地关头露面。他是风君子嫡传大弟子,三梦宗宗主,东西两昆仑的盟主,他来收场也就不必风君子亲自出面了。坐怀丘饮宴定在第二天晚间,第二天上午还有一件事要办,就是拿尚云飞下狱。

    一大早常武就给小白来了电话,要他带两名高手暗中跟着警察一起去松明宫。带谁去呢?小白想来想去挑了两个人――铁金刚和武金刚。原黑龙帮八大金刚其中有六个都是坐怀山庄入门大弟子,剩下地两个就是铁金刚和武金刚了,偏偏这两人是八大金刚中名头最大地。铁金刚原先是刘佩风手下第一打手,练外门功夫的,而武金刚是一位国术高手,他地武艺连萧正容都很赞赏。

    如果让武金刚和铁金刚这等“高手”去捉拿尚云飞,知道内情的人会笑掉大牙地,可白少流偏偏要这么干,摆明了要磕碜尚云飞。常武当然不知道内情,听说小白要把武胆带去,自然是非常满意。

    在松明宫门前,一队穿着制服的警察一脸肃杀之气迈开大步就往空门中闯,被两名僧侣拦住:“警察同志,这里是佛门净地,里面正在举行法会。”

    有一个人上前敬礼,是个穿着警服地年轻女子,警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正是乌由警方最高长官杜小仙。她用很礼貌但也不容辩驳的语气说道:“二位师傅,佛门是清净地,但这里也是我地辖区!剃发地不仅是空门中的僧人,也有监狱里地囚犯,我们是来抓捕嫌疑犯的,公务在身请见谅!”杜小仙说话的时候武金刚和铁金刚已经径直进了松明宫,铁金刚还特意晃了晃油光铮亮的秃脑门。

    今天常武没来,是杜小仙亲自带队,因为昨天常武与杜小仙的一番对话。昨天下午常武将尚云飞的犯罪材料交给了杜小仙过目,杜小仙看完之后一脸严肃,又问了一句:“这份材料是风君子授意让人搜集的,就是上次我在教堂门碰见的那个人吗?他在医院里情况怎么样了?”

    常武:“就是他,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但一直昏迷未醒。杜局长,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杜小仙一拍桌子:“立即采取行动,传讯并拘押尚云飞,第一时间报检察机关批捕!这个案子很明显还涉及到诈骗与谋杀,一旦尚云飞听见了风声想外逃,再抓他们就难了。”

    常武一怔,追问了一句:“不向上面请示吗?”

    杜小仙:“以尚云飞的身份,能量大的很,行动计划一旦泄露出去,保不准有人通风报信,明天我亲自带人去。虚开增值税发票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而且证据材料确凿,于理于法警方都应该立刻控制。”

    常武赶紧劝阻道:“你就不要亲自去了,事情我来办,其实我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知道有这么回事,但抓捕行动是我突然决定的。回头有什么责任,都由我来负责,乌由马上就要开大会了,这个时期很敏感,万一造成了国际影响,对你的前途不利。”

    杜小仙冷哼一声:“开会就开会,办案就办案,就因为开一场会,罪犯就变客人了?我之所以要立刻行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是一把手,决定我来做责任我来担。听说尚云飞是你的老同学,你还是避嫌不要去了,明天行动带的人也不能很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莲花宝鉴纳妾记异界之光脑威龙顺明极品太子爷钢铁抗战农家妙医草根官道国策

人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人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