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重生记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知

推荐阅读:战天人欲人皮面具仙界医生在都市傲娇总裁:嗜宠亿万情人九璀医娘不灭僵王位面之寻仙道韩娱之大梦想

    言品表示自己现在想要静静。

    “静静?你也想要静静?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想要静静?”阿仁笑呵呵的自以为很有幽默感的玩笑着。

    言品:“……”

    他现在已经不想静静了,他想揍人。

    大概察觉出对方更改了想法的阿仁,立刻一本正经说起话来:”你不要这样,我们是走了比较多的路程,但是……”

    “只是比较多?”言品瞪圆了眼,这副气鼓鼓的样子,让他看起来越发像个小孩子呢!

    “上上下下,简直是九转十八弯啊!你跟我说只是走了比较多的路?!”

    “我虽然不太清楚你为什么不高兴,但是,你小你有理好伐?我大我词穷!谁让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儿呢!”阿仁一副宽宏大量样子,让言品看的更想怄气了。

    “好吧!你告诉我还要走多远?”言品有气无力地问。

    “……”前面带路的阿仁回头看看言品,“你这是累啦?”

    其实体力还好,只是心里有些劳累的言品:“……”

    “能不能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他想抓狂了,“我问你,从现在到你说的实验室,还、需、要、多、久?!”

    说到最后,他已经用上了标准的咆哮声。

    阿仁揉着耳朵,看上去,还有些无辜:“不要这么对待你自己的搭档,这样不利于和谐啊!”

    言品直瞪瞪看他许久,终于松开一直紧绷起来的肩膀,老实的点点头:“ok!ok!ok!是我太傻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较真儿呢?!我应该早就和你谈好散伙的问题!那样才对啊!那才是标准的、甚至是正确的和你交往的方式!”

    阿仁:“……”

    心说,自己是不是……是不是皮过了?以至于这小娃让他给调戏急了?登时,立刻改口说:“不要这样啊!我这不是调节气氛来着了?你要是不适应,我修改一下态度就是了!真哒!”

    这么说着,他虚虚地在脸前迅速地划拉了一下,好像四川变脸那样,“唰”地一下子,就完成了更换表情。

    言品:“……”

    这小孩儿深深地吸口气,努力跟自己说,这人的智商有高有低,他应该对这个看起来智商明显不足的大人一些宽容和鼓励。

    “好啦,关于你对刚刚态度问题做出的解释,我接受!现在,可以正常的交谈么?”

    “当然!你不是想知道,究竟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么?这可简单啦!只要再走两拨这样的路程,基本上就能站在进出口前了。”

    言品:“……”

    已经深深地吸好的气,顿时就卡在原地啦!

    呵呵,这瞬间,已经快要气成河豚的言品,不知道自己应该原地爆炸,还是应该立刻泄气。

    他陷入两难处境之中,而阿仁,已经帮他做出了选择:“小家伙儿,还想什么呢?反正现在退回去重走,已经不符合成本收益原则了,你还是跟我愉快的走下去吧!”

    言品心说,他肯定是要走下去的,要不然还能怎样呢?

    可是继续走下去这事儿,加上有这么个人陪伴,言品就不认为这样的愉快是双方面的,恐怕也是只有这家伙自己一个人乐呵。

    “你不要这样啦,大不了我背着你走!”阿仁自觉他是大人,按理也应该照顾照顾这个小孩子,所以愉快地拍拍自己肩膀,让言品想想要不要接受他的好意。

    “呵呵,多谢你啦!”言品有一瞬是真想搭他这个便车的,毕竟虽然这家伙让他不怎么高兴,可是让这人背着,到最后累的也不是自己,何乐而不为?

    说不定让这人累到一定程度,他就没精力这么讨人嫌了。

    不过,到底是个快要进入到青春期的小朋友,虽然道理自己都懂,可是到了选择时候,还是会爱面子大于理智。

    “怎么不走啦?”阿仁见言品既不接受他的好意,也不肯在挪动步子,不由纳闷儿,“你要是现在表示抗议,是不是……嗯,是不是反应的有些迟钝了?”

    言品:“……”

    “才不是呢!”抿抿嘴,言品心说,才不告诉阿仁他是想事情想的太认真呢!

    “咱们怎么走?”小朋友没话找话的样子,让阿仁忍俊不禁。

    他说:“当然和之前一样啊,咱们顺着这条通道走!不然你还想飞檐走壁是怎么滴?”

    言品耸耸肩说:“那还是你带路!”

    “本来一直就是我在带路啊!”阿仁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好奇地问他,“诶?我怎么……怎么觉得你小子这是没话找话啊!跟我说,你是不是有主意啦?”

    “我能有什么主意啊!就是想打你一记闷棍子,也不会选择在这时候啊!”

    阿仁:“……”你说的很有道理啊,想不服都不行,只是服气的让人怎么那么别扭呢!

    “闲话少叙,咱们还是朝着前方进发吧!”微微张了张嘴巴却没有说出嘴边儿的话,阿仁叹口气,手臂一挥,呼喝着招呼言品小跑着前进。

    俩人不知道,他们进发的目的地这会儿,很是热闹非凡。

    “大老憨,电子门要打开啦!”老郝不等他的肌肉松弛下来,就紧绷着下颌从,将自己贴在门侧墙壁上,他看起来像是能够即时发难的虎豹,好像只要对立那方的人敢进来,他就会第一时刻扑上去狩猎!

    而和他的表现完全相反的大老憨,好像没有这么紧张。

    他就像是闲暇时分欣赏画展的游客,不紧不慢、自由自在的溜达,他迈出的每一步都缓慢的很,但是,他那每一步卖出去的时候,踩在地上的力度也都是很铿锵有力,好像楔子钉在这金属打造的地板上。

    “默契!”老郝那颗本来因为紧张而提速的心,这会儿也渐渐平静下来,恢复了平时的规律,他轻轻地舔舔嘴角,朝大老憨伸出手指,快速的打了一系列手势。

    大老憨颔首,但是目光却紧紧地锁定在即将完全开启的那扇电子门上。

    “滋啦啦~~滋啦啦~~滋啦啦~~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电子门彻底打开,让这门内外两拨人都见识到了对面的真面目!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显然,这扇门外的人,对大老憨的存在,可以说甚是震惊啊,他们连摸枪的动作都忘记了。

    而对敌时分,竟然会忘记自己携带的武器,这样的失误,足以让战局出现不可逆的变化!

    就像现在这样,大老憨都没想到自己那一记勾拳竟然会这么精准的捣在对方下颌上,让对方百分之百受到他的完全暴击,瞬间就倒在地上完全失去战斗力。

    而和倒地蜷缩着嚎叫同时出现的人,倒是有几分战斗意识,他在大老憨发难的刹那,就将身子快速向斜后方一侧,二话不说就想按动报警器,而另一只手已经将枪抽了出来。

    “我可去你的吧!”早就在发现门里外是2vs2的时候,将自己尽最大可能隐藏起来的老郝,已经通过目光和大老憨安排了对手,所以不等对方完成动作,他就一脚将对方手上的报警器踢飞,而他整个儿呢,也像一只大鸟那样展开双臂飞扑向敌手,爆喝一声,就用自己将对方持枪的胳膊打偏。

    极速缠上对方,略用巧劲儿,老郝轻轻松松将对方的武器归为己有。

    那时,大老憨也顺利将它踢飞的报警器接在了手上。

    “你快卸了他们战斗力!”大老憨交代老郝忙活之后,自己竟然研究起报警器来。

    老郝:“……”

    撇撇嘴,心里老大不痛快呢!

    他悄悄地腹诽大老憨就会使唤人,根本不懂得啥叫客气,心里愈发憋闷,于是索性手上也就没轻没重,咔咔咔,将这俩人的胳膊腿都给折了。

    “啧。”那俩人显然没有受过这样的痛楚,所以教出来的声都让大老憨皱起眉来。

    “你不会让他们都把嘴闭上?”大老憨说是这么说,但是这次却没有使唤老郝,自己蹲下来,撤掉对方裤腿上的布,很是利落的赛他们嘴上。

    老郝耸耸肩:“你到底是内行,我可比不了啊!”

    大老憨没理他,动手就翻腾起他们擒获的这俩人的衣服来。

    这第一个被他击倒的人,身着白大褂,看起来不像是经过精密训练的行家,反而是个接受粗略武力培训之后,就上岗的研究人员。

    “实验室进出证?”老郝愣了一下,旋即扒拉着大老憨肩膀,说,“哈哈,这算不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你不要高兴的这么早,要是需要用虹膜认证,就有的你难受!到时候,还不是需要另想他法?”

    让大老憨这么说,老郝的激动和热情瞬褪却,嘴上啧啧有声感叹:“就是只需要指纹,也是麻烦啊!我不可能带着他俩的胳膊或者他们的眼珠儿行走吧!”

    “唔唔唔!!!唔唔唔!!!”听到大老憨提及他们的的胳膊和眼珠儿,不仅是那个看起来像是研究人员的家伙,就是身着安保制服的人,也惊恐的挣扎起来。

    “你给我安生些!要是不好好儿配合,就知道给我们平添麻烦,就算我膈应那样粗暴的事情,也要那么做了!”老郝随手一巴掌将对方打懵,警告。

    “唔唔唔!唔唔唔!”那俩人这下虽然扔在叫唤,但是到底动作不那么激烈了。

    眼见他们俩人这么执着地“唔唔唔、唔唔唔”地叫唤,老郝觉得他们是真有话要说。

    “要不要听听他们对咱们的迷惑之言?”老郝笑嘻嘻地问大老憨。

    大老憨顿时就将他那双粗乱乱的眉毛抬起来了。

    “唔唔唔!唔唔唔!”那俩人见老郝这么会挑拨,登时激动的摇起头来。

    他们又不是啥品质高尚之人,只要没见到可趁之机,他们是不会做出特别忠义的事情的。

    这样时候,当然要战略性收缩,保护保全好自己才是关键啊!

    “听听他们要怎么说!”大老憨揉了揉耳朵,不太耐烦的挥挥手,“问他们,怎么将电子门快速关上!”

    老郝闻言,这才发现这扇电子门关合的速度,竟然比开启的速度还要慢!

    “问你呢!说说!”老郝一把抽出研究人员嘴里的布料,又用脚踹了他身边儿的安保人员一脚,让对方疼的直打滚,算是给他的禁告了。

    研究人员顿时缩缩脖子,立刻顾不上跟他们耍心眼,就有一说一的利利索索地说了:“这里就是这样,因为所有电力系统供应不断,只能采取这样动力小的电子系统了。”

    “嗯。”老郝点点头,“你是做什么的?这里是哪里?你来这里要做什么?”

    他这么快速一问后,也不等研究人员说话,就立刻将布料利落的塞回去,转而扯掉安保人员嘴上的布料,问他:“这问题你回答!”

    “呼~~”安保人员松口气后,正要开口,忽然发现额头猛地一凉,待抬眼看过去,他那双快要变成斗眼儿的眼睛,清楚的看到对方手持一把枪,正好对准他的额头了。

    “你听着,我们不接受你方任何花招,也不想听废话,你们想活命,就要实话实说,你们必须相信我说的话,因为若是让我感到不满,或者不确定,我就只能让你们彻底失去威胁,对此,我不在乎你们会怎么样,懂不?”

    研究人员、安保人员闻言,登时就是一惊:“……”

    快说不出话的他们,忙不迭的点头,好像生怕自己略慢一步,自己就会谢幕。

    “很好,现在,你可以回答我刚刚问的话了……记住,我不想接受任何没意义的话。”老郝收回枪,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脸颊。

    “我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这里是连接实验室的中转地,从这里可以直达实验室的总控制室;我们过来是接替之前一直工作的研究人员的!哦,我旁边这人,是这里的实习博士,他负责成果检验和标本记录!而我、我、我则是护送他们交接班的安保人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莲花宝鉴纳妾记军婚日上人欲奈何清风知我意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极品太子爷农家妙医顺明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军嫂重生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毓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军嫂重生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