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孩子有问题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超级医生在都市战天人欲人皮面具仙界医生在都市傲娇总裁:嗜宠亿万情人九璀医娘不灭僵王

    林菱办事一向谨慎,她让月嫂抱着孩子做了检查后,就让月嫂在检查室外面等着,她自己跟里面的医生交流。

    “医生,这个心电图说明什么?”林菱问。

    “孩子的心脏极有可能有问题,当然还是要通过一些别的检查,否则我们不能下结论。建议把患儿转到儿科,再由儿科医生再开检查单做详细的检查。综合所有的检查结果,儿科医生会给出结论的。”

    “知道了,谢谢!”林菱拿着检查单走出医生办公室。

    她再次看了一眼检查结果报告单,那上面有些专业术语,最后还有建议复诊等字样。

    林菱的心情很沉重,这毕竟是新生儿啊,难道孩子一出生,就已经得了心脏病?

    这虽和她毫不相关,她喜欢叶子墨多年,了解叶子墨面冷心热,想着他要是得知这孩子很可能是先天性心脏病,他心里一定会很难受的。

    她喜欢和仰慕的人难受,她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拿着报告单,林菱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拿去给叶子墨看,而是自己做了主,先去给孩子办理转到儿科的手续。

    这样的事,她总希望有个确定的结果才让叶子墨知道。万一只是虚惊一场呢?他就不用白白的难受一回了。

    “对不起子墨,我冤枉你了。”宋婉婷伸手来抓叶子墨的手,看起来很愧疚。

    这一次,叶子墨没有握住她的手,而是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没事,累了就休息一下。”叶子墨淡然说完,就没再看宋婉婷。

    她反应这么大,其实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本来他想要现在就跟她好好谈谈,跟她说,让她从此后再别动坏心思,他可以永远都不夺走孩子。

    宋婉婷实在是太虚弱了,他话到嘴边还是没说。

    别管怎样,有些话总要等她状态好些再说。

    宋婉婷不知道别的产妇这时会得到怎样的待遇,她想,如果他爱她,这时他一定会紧紧抓住她的手吻吻她,跟她说一声辛苦吧?

    他什么都没做,她主动伸出的手被他避开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生孩子生的太累了,忽然觉得她认为的所有的希望这一瞬间都坍塌了。

    她还能坚持下去吗?

    他这么冷,冷的像冰一样,只有她一方面努力,哪怕就是加上孩子,真的能温暖他的心?

    从没想过放弃,这一刻,她是第一次想要放弃。

    她忽然想起在庙里抽的那支签,翱翔万里云霄去,余外诸禽总不能。是不是她真的想错了?难道酒酒说的对,她应该离开,翱翔万里云霄去啊,她留下来注定没有好结果吗?

    离开吧,这时离开是不是还会有一番新的生活等着她?

    她可以放弃孩子,把孩子留在叶家,交给叶子墨。叶子墨对孩子一定会照顾教育的很好,她的孩子不会受委屈的。

    宋婉婷无力地想着这些,一眼瞥到她的母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近期没有好好打理头发的原因,她怎么头发白了那么多?看到母亲,怎么能不想起宋家,宋家完了,除了母亲,其他几个人都失去了自由。

    在这样的时候,她还能走吗?

    不,她走不了了,她只有坚持,必须坚持!

    看着叶子墨脸上淡漠的神色,她又一次想起了夏一涵。就是不为了宋家,为了夏一涵,她也必须要坚持下去。多夫之恨,不共戴天!她死也要跟她斗争到底,她就不信,终其一生,她都不能赢她!

    想到这里,她闭着眼不再说话,她确实是累,得好好休息休息,养精蓄锐。等她带着孩子回别墅,相信夏一涵也高兴不到哪里去。

    她走的时候,抓着叶子墨的手,夏一涵不是已经开始难受了吗?

    “子墨,做什么常规检查要这么久?”过了一会儿,宋婉婷觉得自己有了些力气,睁开眼睛问叶子墨。

    是去的久了一些,难道真的有问题?

    “你休息,我去看看检查好了没有。”

    叶子墨说着,对宋夫人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他一离开房间,宋夫人就压低声音对她女儿说道:“婷婷,你要坚强,别放弃,我看他对你还是不错的。”

    宋家要是还是以前的宋家,宋夫人不会这么对宋婉婷说,此时也是穷途末路,没办法了。

    “不错吗?真要是不错,不会连手都不愿意碰我一下的。妈妈,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您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您有事,也不会让宋家有事。哪怕暂时我保不了他们,只要我不放弃,叶子墨总会帮我把他们都给弄出来的。”宋婉婷坚定地说道。

    宋夫人鼻子一酸,泪便落了下来。

    真是凄凉无比,谁能想到宋家的女儿,公主一样的女儿,生个孩子弄的像是做贼,只有她这个做妈妈的守在这里。

    连两个人说句话都要偷偷摸摸的,她还要给刚生过孩子的女儿施加压力。

    要不是为了她的老头子和儿子,她有时候都觉得干脆死了算了,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宋婉婷颤抖着手去摸了一下母亲的手,低声安慰:“妈,别哭,这算什么事,只要活着,一切都会改变的。”

    “孩子,都是妈妈不好,要是年轻的时候妈妈多劝劝你爸爸,他少做些坏事,我们家不会有今天。”要是她爸爸以前教宋婉婷要不择手段也要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弄到手的时候,她不认可丈夫的说法,用正确的价值观去引导女儿,他们宋家也不会有今天。

    只是有些人当局者迷,怕是永远都看不清症结所在。

    一个家庭里的女人实在太重要了,女人正直善良,不贪慕虚荣,没有原则的追求富贵,则她男人大部分也不会走上邪路。一个母亲懂得教育自己的孩子,要走得正行的端,多为人着想,少想自己的私利,孩子就不会行差踏错。

    宋书豪和宋婉婷,他们自己从来都没觉得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什么错,尽管他们已经在错的路上走了太久。

    “你错了,妈,要数我爸爸少做那些事,他连这个位置都爬不上来。什么叫做坏事?这个世界就是成王败寇,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有些累,再歇一会儿。”

    宋婉婷抽回了手,又一次闭上眼睛。

    没力气说话,她的大脑却根本就闲不下来。

    叶子墨出门后给林菱打了个电话,问她检查的怎么样,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孩子还没有抱回来。

    “叶先生!您稍等,我马上就带孩子回来!”林菱快速办完了手续,又让月嫂抱着孩子跟着她,去找医生开了检查单,这时已经完成检查了,只是结果还没有出来。

    医生说这孩子的问题有些复杂,即使检查结果出来了,也要几个儿科专家会诊才能给出结论。

    这句话,让林菱的心又是一沉。

    看来是瞒不下去了,她只好带着孩子回来找叶子墨,他才是孩子的父亲,都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必须得面对。

    “叶先生!”林菱走在前面,月嫂抱着孩子跟在后边,她走到叶子墨身前,放低声音说道:“叶先生,孩子做了心电图,有些异常,医生建议转儿科再复诊。我怕医院弄错了,所以刚自作主张的去把孩子给转到了儿科,现在该检查的都做完了,医生说要会诊后才能有结果。”

    这是林菱做的最艰难的一次工作汇报,她的心从来就没有这么沉重过。

    叶子墨的心一下子被揪的死紧,手一点点的收拢,脸上霎时布满了阴云。

    这是最坏的结果,即使在看到孩子哭的有些不同时,他猜到了,真面对时,心还是闷的透不过气来。

    他有错,宋婉婷有错,这错都是大人犯下的。孩子那么小,为什么要让他一生来就带着残缺?

    林菱看着叶子墨拧紧的眉心,正想踮起脚尖去帮他抚平,然而她知道,她不能那么做。

    “叶先生,您先别想那么多,兴许弄错了。您知道的,医院时而也会有误诊,有些医生喜欢把问题夸大化,然后过度治疗。”她低低地劝说,连她自己都觉得劝的很无力。

    叶子墨毕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从小又听到母亲总跟他说,做人要时刻有危机感,凡事总要怀着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会诊结果虽还没有出来,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不会误诊了。

    此时不是难受的时候,难受也改变不了什么。现代社会医疗条件这么好,就是孩子真的有先天性心脏病,他相信以他的财力和社会地位,也不会让孩子一样有事的。

    他要冷静下来,好好处理接下来的事。

    “你盯着那边,结果一出来就来叫我,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其他任何人都不要告诉。记住,是任何人!”叶子墨低声叮嘱一声,林菱郑重地点头。

    “放心,叶先生,我会守口如瓶。”

    叶子墨这样的吩咐,是有几个方面的意思。第一,他不能让他父母知道,怎么说孩子也是他们亲孙子,他们都老了,知道孙子有心脏病,怕很难接受。

    第二,他不想让夏一涵知道,她那么心软,什么事都为他着想。知道他在为这个有残缺的孩子牵挂着,她也没有办法安心。

    第三,他也不想让宋婉婷知道,她已经拼尽全力想要孩子好好的了,他看得到她的努力。她在做月子,此时忧郁,一辈子身体都会受影响。

    “你安排月嫂给孩子喂水喂奶吧,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吧?”叶子墨又问。

    “全都准备好了,叶先生。”

    “宋婉婷在里面,想看看孩子,抱进去让她看看吧。”叶子墨交代,林菱就带着月嫂进门。

    “我还有事,李小姐你照顾好孩子。”林菱进门后,对月嫂说了一声,她又走了,去儿科那边等结果。

    月嫂朝宋婉婷笑了一下,恭敬地叫了一声:“夫人,孩子给您抱来了。您要是现在体力可以,最好是让他吸吸奶,越早吸奶,以后奶水越足。”

    宋婉婷听说过给孩子喂奶身材会走形,她看了一眼叶子墨,有些为难地说:“我有些累,现在还不行,要不晚些时候再试试。”

    叶子墨的心还是沉重的,没有多注意宋婉婷的表情,只是淡淡地交代月嫂:“算了,你给孩子泡奶粉吧。”

    “也好也好,现在的配方奶粉,也不比母乳差多少的,我这就去泡。”李月嫂说完,另一位月嫂就上前接过孩子。

    可能是因为换了个人,孩子又哭了起来,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他这一哭就有些收不住,没一会儿的时间脸就哭紫了。

    “你们怎么回事!你不会泡奶粉吗?为什么要换人!看我儿子哭的!蠢货!”宋婉婷一下子来了精神,大声斥责道。

    林菱给两个月嫂的薪金是很高的,比一般月嫂高出好几倍。冲着这么高的工资月嫂们也对宋婉婷的坏脾气忍下来了,李月嫂慌乱地道着歉,忙把奶粉放下,又把孩子给接过来。

    孩子被李月嫂抱过来以后,还是哭,叶子墨始终关注着孩子的那张小脸儿。

    他从来没想过他会那么心疼这个孩子,也许真是血浓于水,何况孩子还有问题。

    “哦哦哦,不哭了,不哭了,哦哦哦……”李月嫂一边抖动一边哄着,怎么哄都没用,孩子哭的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看起来好像有些缺氧,叶子墨走到李月嫂身边,皱着眉,沉声说:“把孩子给我,我试试。”

    他也不知道他试试能不能有用,他想他对孩子有感觉,孩子对他多少总能有些感觉的吧,怎么着也该比陌生的月嫂来的好。

    “别哭了,你是男子汉,要勇敢坚强,哭什么?不就是晚吃了一会儿奶吗?”叶子墨的声音不算温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孩子,就像跟大人交流那样对那孩子说着话。

    两个月嫂不敢说什么,心里可是纳闷的很呢,从来没见过谁这么哄孩子的。

    宋婉婷和宋夫人都愣愣地看着叶子墨笨拙的动作,不敢相信他真的会亲手抱孩子,尤其是他不喜欢的女人生的孩子。

    宋婉婷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看着叶子墨依然在笨拙地跟孩子在交流,很神奇的,他的话让孩子止住了哭,黑豆一样的眼睛在看他。

    叶子墨的手实在太大,显得孩子很小很小,所以他抱着孩子的时候心慌慌的。

    本来只是想试试,不想看到孩子一直哭,想不到他一抱一哄,孩子还真不哭了。这一刻,叶子墨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好像哪根最敏感纤细的神经被牵动了,心里酸酸的。

    也就在此刻,他才真正地感受到了他是一位父亲,他手中托着的是他的孩子。

    他们要不是血脉相连,孩子也不会在他这样胡乱说了两句话就不哭了。

    “子墨,子墨,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我们总要称呼他啊。”宋婉婷哽咽着说。

    叶子墨仔细端详这孩子,也许新生儿大部分难看,哪怕他跟宋婉婷长相都好,孩子也还是不好看。不过仔细看,还慢慢觉得好看起来了。

    “子墨?”宋婉婷又疑问一声。

    “听到了,正在想。”叶子墨应道,随后他又看着静下来望着他的孩子,想了想,轻声说:“叫叶正恒吧。”

    “正恒?真不错的名字!”宋婉婷高兴地说。

    “我希望他能做个正直的人。”叶子墨淡淡的解释,他的眼睛含义颇深地看向宋婉婷,要说的话都在眼神里了。

    宋婉婷的笑容有些尴尬,随后又笑了,说:“那是当然的,他父亲爷爷都那么正直,孩子当然正直了。”

    叶子墨没接话,又看向孩子,他真希望这孩子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也不急,以后时间还长,他会亲自把他教好的。

    “子墨,恒是什么意思?你希望他有恒心做大事,是吗?”宋婉婷觉得叶子墨一定是这个意思,她故意装作不知道,想要让他感受到她很崇拜他。

    叶子墨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宋婉婷,最后点点头。

    “是,可以这么理解。”

    他真实的意思,其实是希望这孩子能够长久地活着,恒,乃是久的意思。

    “他一定能实现你的愿望,我也会好好教育他,让他立志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宋婉婷对叶子墨说。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又把孩子送到李姓月嫂手里。

    孩子没再哭了,另一个月嫂接手泡好了奶粉,给孩子喂食了。

    叶子墨看着孩子吃奶,发现他允吸的时候似乎要费很大的力气,他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跟他一样。

    也许只是心理作用,所有孩子都这样吧,他暗暗地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财运天降重生之毒妃神道丹尊修仙狂徒重生追美记总裁老公,太粗鲁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斗破苍穹神墓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晚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