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那颐指气使的模样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超级医生在都市战天人欲人皮面具仙界医生在都市傲娇总裁:嗜宠亿万情人九璀医娘不灭僵王

    对于相思的人来说,吻是最好的慰藉。

    哪怕再多的怨气,只要他轻轻的一个吻,她也立即就感受到春暖花开。

    人来人往的街头,一对璧人紧拥着彼此,以吻诉相思。

    沉迷了一会儿,夏一涵才意识到这是在街上,那么多人看着,她忙用力推他。

    叶子墨知道她害羞,没有强吻,而是顺着她的心思,放开了她。

    夏一涵要的不多,他知道的,这时他觉得他给她的太少了,连她这么容易满足的女人他都没让她随时保持快乐的情绪。

    从昨晚他离开,到现在,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很沉重,对她来说也肯定好受不到哪里去。

    他走时她看他的那一眼就像个怕被抛弃的孩子,他多希望他会分身术,留一个自己随时都能陪着她。

    “晚上没睡好?还哭了,不爱惜自己!”他轻声责备,再次仔细看她的小脸儿。

    “以后我会注意的。”她柔柔地笑。

    “傻丫头!”他揉了一下她的头发,搂着她的肩,说:“我在不远处的六鼎食府订了位置,我们去哪里吃吧。”

    夏一涵本想随便去吃一碗面就算了的,想拉着他一起去,想想上次带他去吃麻辣烫他坏了肠胃的事,她就没说。

    他想去哪里,她跟着就是,好不容易见到他了,说不准他下午还要去医院呢。

    “六鼎食府到这里走路大概十五分钟,你要是不累,我们散步过去。”叶子墨温和地说,夏一涵点点头,主动牵住他的手。

    是的,她想多了,她不该再多想,他不是在她身边吗?她要相信他啊。

    至少在这时,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完全没有第三者,不是吗?

    这天天气晴好,略微有些热,走了一会儿,夏一涵的脸上就有些红扑扑的,额上还出了汗。

    “等我一下。”叶子墨说完,快步往前走,夏一涵往前一看,前方有个便利店。

    叶子墨进了便利店,很快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伞。

    他把伞撑开,给夏一涵遮阳。

    这对一般男人来说,不算什么,夏一涵却知道他不是一般男人。叶子墨的骄傲,她不是没见过的,那时他连洗澡外面都要一大排的女人排队伺候着。他何曾会给女人打伞呢?

    可他现在就是做了,还做的那么自然。

    “你怎么这么热的天出来不带伞呢?”他问道,语气中是有点儿责备的意思,说她不会照顾自己。这样的责备,在人听来当然是甜蜜的。

    “不带,没有那个习惯,也没觉得皮肤黑有什么不好。”

    她以前一直是这样的,并不是她多么的标新立异不爱美,主要还是因为她养母的关系。莫小出门,她养母总要让她带上伞别晒黑了。

    夏一涵撑伞,莫小浓会不高兴,养母也会不高兴。即使是莫小军给她买的伞,她养母也会冷嘲热讽的说看来给她的生活费还是太多了什么的。慢慢的她也就不撑伞了,不过她皮肤很白,却不容易晒黑,偶尔晒黑了,白回来也快,这让莫小浓非常嫉妒。

    夏一涵回答的时候,眼神里闪烁了一下,叶子墨就已经捕捉到了。

    他拉起她的手,在唇上温柔地吻了吻,说:“快到了,再走几步就到了。”

    到了六鼎食府,夏一涵才知道菜叶子墨早就点好了,且都是她平时喜欢吃的菜,他们一到,就开始上菜。

    整顿饭叶子墨都很照顾夏一涵,她则总给他夹菜,看他熬了夜眼圈儿黑黑的,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心疼,就希望他能多吃些。

    “孩子出生了,我可能偶尔会陪不了你,你别多想。孩子就是孩子,不管我对孩子怎么样,我对宋婉婷是绝对不会有男女之情的。”

    叶子墨不想让夏一涵总在猜测中,在一种不确定中伤感,所以他才这么跟她说。

    “墨,有你这句话就好,我以后都不会胡思乱想了。”

    叶子墨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对,别胡思乱想,我叶子墨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女人,以前不会有别人,以后更不会有别人。”

    夏一涵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一边儿流泪一边儿笑着说:“谁说叶子墨不会说情话,你看,随随便便说一句,就让人这么感动。”

    “小东西!”叶子墨叹了一声,起身走到她身边,把她揽在怀里,任她的眼泪擦到他衬衫上,有洁癖的他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也不介意了。

    只是几句话,夏一涵就又觉得心里毫无芥蒂,此时除了甜蜜,还是甜蜜。

    夏一涵还依偎在叶子墨怀里,他给她擦泪,这时叶子墨手机响,是林菱打来的电话,向他报告,说其他几个月嫂也找到了。

    “叶先生,我现在就带她们去医院?”

    “去吧,我也过去看看。”

    夏一涵听叶子墨要走,不再像昨晚他走时那样伤感了,她主动笑着说:“你去吧,我一个人回公司就好。你不用担心我,我心情一定不会有问题,以后每天我都会高高兴兴的。”

    “傻丫头,我送你回去再走。别看李和泰好像跟钟云裳在交往了,他随时还是有可能要来抢我老婆的,我得防着些。”

    “你是防着他,还是防着我嘛,我可没有前科,不像某些人。”夏一涵娇笑着说。

    “你还没有前科?为了别的男人接近我,又跟海志轩勾三搭四,现在还非要坚持到李和泰的公司去。你的罪行,简直是罄竹难书,等我晚上回去好好跟你清算!”

    夏一涵怎么觉得叶某人的话意有所指呢,果然看他眼光就有些不正经了。夏一涵的脸又是一红,忙小声说:“不是还要去医院吗?”

    他是要去医院,他也是想要逗她开心一笑。他知道每次他逗她,她脸上看着害羞,心里明白他是爱她,才会对她说那样的话,因为知道他不会对别的女人说,不会调戏别的女人。

    叶子墨把夏一涵送回了公司,自己上了来时的车,往医院开去。

    路上他给黑衣人那边的管事人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夏义清安排过来,随时跟着夏一涵,做她的助理。

    夏义清的训练已经结束了,该是他上岗的时候了。

    宋家虽然倒了,但叶子墨的敌人不只是宋家,她只要是他的女人,就会有无形的危险。他得时刻防备着,不能因为这边忙孩子的事就松懈了对她的保护。

    夏义清跟在夏一涵的身边,他另外还安排了几个黑衣人在暗处看着她。他也注意到了,李和泰有派人暗中保护夏一涵,他虽不喜欢外人插手他女人的事。不过怎么说都是为了她的安全,是出于好意,他算是她哥哥吧,他也就放任了。

    叶子墨到了医院,月嫂们已经到了,见他又来,宋婉婷和宋夫人自然是喜出望外。

    他亲自问了几个月嫂问题,又问了她们各自想要做哪项具体的事,综合考虑之下,他给她们各自分配了任务。并且,他再次强调,不能让他的孩子哭,其他的事都好说。

    林菱也提前跟几个月嫂都说好了,叶先生唯一的要求就是孩子不准哭。这要求在月嫂们看来,是正常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娇贵么,怎么能让随便哭呢。

    几个人正说着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中一个月嫂答话时声音大了些,孩子忽然就醒了,哇的一声哭起来。

    叶子墨的脸色当时就有了些变化,宋婉婷为了表现的心疼孩子,厉声斥责了一句:“要死啊!说话那么大声干什么?看把孩子给吓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哄我来哄!”那月嫂被骂,觉得自己是不对,今天听说能赚这么多钱,是高兴的过了头。

    她还没等接,宋婉婷又冷眼瞪她,再次斥责:“哄孩子哪儿用得上你,刚才叶先生不是吩咐你了吗?要你以后就专门看孩子的衣服穿的多少,别让孩子冷着热着,真是笨!林助理,我看你还是给我换一个,这个不行!”

    林菱不喜欢宋婉婷那颐指气使的模样,她虽然冷,但她从来不会认为这些低层的人是该这么骂的。

    她看向叶子墨,叶子墨的注意力却只在孩子身上,他已经走到儿童床旁边,看着李月嫂把孩子给抱起来了。

    她也哄不住,孩子一哭起来,就收不住,小脸儿越憋越红,叶子墨的心简直都要被揪碎了。

    “给我!”他说,李月嫂早急的一头的汗了,她知道她再哄不好,可能连她也要被辞退了。

    好在叶子墨说他抱,她忙把孩子交给了他。

    要是叶子墨能哄住孩子,估计孩子他妈就会认为她没用,更要辞退她了。李月嫂给孩子交出去以后,就紧张地看着孩子。一方面希望孩子接着哭,证明不是她不行。一方面又希望孩子能安静下来,这样孩子的爸妈都不会这么紧张了,也许气氛能好起来。

    “好了,别哭了,你这是想干什么?饿了?还是尿了?还是热?”叶子墨抱着孩子,一边抖着,一边问。

    他以为他还能像上午一样立即让他止住哭,可是孩子就是哭,好像根本就不听他说话似的。

    叶子墨真是着急,不由的也是一头大汗。这么多年什么事没经历过,他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

    “泡奶!”他对着周月嫂说了一声,她忙答应着去准备。

    孩子这么小也听不懂,还是哭个不停。

    宋婉婷听到孩子第一声啼哭就想要把孩子接过来的,但她没有。她特意骂月嫂们,显示她对孩子的关心,也是想要拖延时间。

    她要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她来出手,给孩子喂奶,要让叶子墨明白,孩子的母亲跟他才是最亲的。

    当然,她也不是不心疼她的孩子,只是她认为要跟孩子永远不分开,孩子是需要稍微受些苦的。

    “子墨,把孩子抱过来吧,我感觉现在应该有奶水了,别泡奶粉,我喂他母乳。”宋婉婷轻声说。

    叶子墨已是非常着急了,孩子再哭下去,眼看着都要上不来气了。

    他这时可无瑕多想,抱着孩子就送到了宋婉婷身边。

    叶子墨把孩子送到宋婉婷身边,她由于生产的时候侧切缝了针,动作幅度大会牵扯到伤口,所以她没太敢动,只是把身体往旁边靠了靠,让孩子躺在她身侧。

    “你们,先出去一下,等我喂好了奶再进来。”宋婉婷仰头对那几个月嫂说,要在众人面前坦胸露乳,她的确是有些不好意思。

    “是,宋小姐!”几个月嫂回答完,齐刷刷地就往外面走。

    “你先喂,我也出去。”叶子墨说。

    “子墨,你帮帮我,先别走行吗?我生他的时候那里……也缝了针的,不敢用力,你帮帮我吧。”宋婉婷有些羞涩地说。

    “是啊,子墨,你帮帮她吧。我看婷婷好像没有带哺乳衫来,我去商场给她买两件,你帮我多照顾婷婷一会儿,我也尽快回来。”宋夫人一旁劝道,这时孩子还在哭着,叶子墨也不想想那么多了,几乎是皱着眉头,有些不耐地说:“快喂吧,别说别的事了。”

    “好!”宋婉婷答应了一声,掀开薄被,解开上装,把孩子往身边更搂近了一些。

    她也没喂过奶,且以前根本就没准备喂,就没有去了解喂奶要怎么喂。孩子好像闻到了乳香的味道,越发哭的厉害,一边哭,一边用小脑袋拱着母亲。

    宋婉婷也急了,弄了半天好不容易把奶头放到了孩子的口中,他却怎么也吸不成,还哭的更厉害了。

    “不行还是喂奶粉吧!”叶子墨说,宋婉婷满头是汗,连连说:“行的,你别急啊,第一次喂,肯定不熟练。你帮我叫一个月嫂进来吧,我问问看,这到底要怎么样喂。”

    叶子墨快步走出门,随便叫了一个月嫂进来,月嫂毕竟是专业的,对于怎么指导喂奶,非常有经验。

    她走上前,帮宋婉婷和孩子调整了一下姿势,又教她,要尽量把乳晕的部分也放进宝宝口中,小孩儿才能方便吃到奶,大人也不会疼的太厉害。

    经过月嫂的指点和矫正,孩子终于吸到了奶,哭声立即止住了,只是喘的还稍稍有些厉害。月嫂觉得这孩子可是脾气够大的,她带了那么多孩子都没见过能哭成这样,哭完了还这么不平静的。

    她只是在心里想想,这话哪儿能说出来。

    叶子墨见孩子不哭了,总算松了一口气,宋婉婷也笑了笑,说:“子墨,看看,我们的儿子还真是急性子,一吃上就高兴了。哦……”

    她话音未落,就觉得被孩子吸的很痛,不只是奶头痛,连肚子也牵扯着很痛。

    “怎么了?”叶子墨也关心地问了一句。

    “疼!这小子,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啊,嘶……”宋婉婷咬着唇,又痛呼了一声。一方面确实是有些疼,再有她也想让叶子墨心疼她。

    “怎么会疼呢?是吃的姿势不对,还是怎么回事?”叶子墨也不懂了,就问月嫂,月嫂忙解释道:“初次哺乳都是会有些疼的,我们培训过,说是因为婴儿吸奶会让子宫收缩,收缩的时候就会疼。宋小姐,叶先生,您二位别担心,这是有利于母体恢复的。”

    多事!宋婉婷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她还想让叶子墨觉得她是出于爱孩子,所以再疼她都忍着呢。谁知道月嫂还说了一句喂奶有利于子宫收缩,这倒好,好像她喂奶是为了她自己似的,真是气死她了。

    “没事的,宋小姐,您坚持几天,习惯了就好了。要实在太疼,吃完奶以后,还可以涂些橄榄油。”

    叶子墨觉得这月嫂还是很专业的,对她的回答也很满意。宋婉婷每时每刻都关注着叶子墨的表情呢,他满意,她自然也该表现出满意啊。

    “谢谢!哦……没事,就算再疼,我也能忍着。我恢复的怎么样都是其次,我只希望孩子好,这是所有当妈的人的心愿吧。”宋婉婷痛呼了一声,又说。

    这回月嫂明白她的意思了,很机灵地迎合宋婉婷说:“是啊,可不是吗?我生我们家壮壮的时候喂奶,都要疼死我了。我没读什么书,那时候也不懂什么喂奶对身体恢复好,就知道孩子要是吃不饱,我得心疼死。当妈的都一样啊,谁都舍不得孩子哭一声呢。”

    她这话宋婉婷就爱听了,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儿笑意,紧接着被孩子用力一吸,又咬住嘴唇,让叶子墨觉得她是在极力忍着了。

    “看来你们还有很多共同语言,婉婷你多跟她交流交流,她比你有经验,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

    叶子墨看得出宋婉婷是有些表演成分的,就不想让她觉得骗到了他。

    孩子要不是这样的情况,他怎么愿意让孩子沾她的边儿。现在是没办法,没有什么比母乳更能给孩子带来健康了。

    叶子墨要走,宋婉婷心里是又气又恼,可惜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非得留他。

    这里他请了六七个人,她就算是有什么事,也有人供她差遣。

    “好吧,子墨,你有事你就去忙,我会照顾好孩子的,你放心。唉!就是我妈妈不在,你也要走,虽然这里有很多人照顾我,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万一有点儿什么事,她们哪里能帮我做的了主。我现在,可是想上个厕所都不敢起床啊。你看她们几个,我估计我起来,她们都扶不动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财运天降重生之毒妃神道丹尊修仙狂徒重生追美记总裁老公,太粗鲁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斗破苍穹神墓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晚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