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寻找证据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超级医生在都市战天人欲人皮面具仙界医生在都市傲娇总裁:嗜宠亿万情人九璀医娘不灭僵王

    傲雪静静的听着他说话,长长的指甲在木料的桌子上滑动着,发出刺耳的声音,她轻声说道:“局长,活了那么久,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啊。”

    贝克看了她一眼,起身说道:“就算逃脱了法律,难道你在漫长的岁月里能够安心的生活下去?难道你在睡梦之中就不会忽然惊醒?”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铁门之后,傲雪眼睛微微眯起,顺从的跟着警卫人员王里面走,她唇部微微启动,“我能。”

    门外,丁依依看到贝克出来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谈谈吧。”

    警局食堂,贝克把咖啡推给她,“速溶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滚烫的咖啡碰到上口,他顿了顿,嘬了一口后把杯子放下。

    “这件事我不会再参与……”丁依依握着滚烫的杯子,却觉得手心有些冰凉,“请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贝克早就预料般道:“念墨知道你来这里吗?”

    丁依依摇头,“不知道,同样的,这些也是我自己做的决定。”

    她心里紧张,理智告诉她她做的是错的,但是情感上却隐约有一个声音,“你已经失忆了,为什么还要再跳进这趟浑水呢?大胆的放开吧,这些事情都丢开吧。”

    “我知道了。”贝克站起来,朝她伸手,“感谢您的配合。”

    丁依依跟着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抱歉。”

    回到家里,她还始终沉浸在今天所做决定的自责中,连门铃响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发现。

    叶念墨一进家门就知道她在发呆,他将外套脱下,走到她身后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见她终于回神,他又侧头吻了吻她的面颊,然后才起身将袖子的纽扣解开。

    看到他,丁依依的坚强忽然土崩瓦解,内心的自责让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哭了起来。

    叶念墨抱着她,让她伏倒在自己的怀里,不问缘由的让她尽情哭着。

    丁依依哭了很久,直到眼睛疼得快要张不开,再也没有眼泪可以哭的时候才从他的怀里退出来。

    “我去看了秋白的墓,也去找了我姐。”她慢慢的说着,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我对贝克局长说我不会再参与到这件事上,我退缩了。”

    叶念墨重新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好的。”

    “你不会觉得我这样十分没用吗?”丁依依尽量想要用一些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坏,“忘恩负义,没有责任感,只会逃避?”

    他耐心的听她说完后才道:“对你的支持不需要任何理由。”

    “为什么啊?”丁依依顶着浓浓的鼻音问道。

    他笑了,“什么为什么?爱算不算一个理由?”

    半个小时后,哭过的丁依依很快就睡了过去,只是鼻头还因为大哭一场而红红的,他为她盖好被子,又给她点上了香,这才轻轻的掩上了门。

    走到书房,他将电脑打开,点击进入了桌面一个文档,里面全部是当年秋白的案子。

    他的右手轻轻在页面上点击,鼠标在“删除”的地方游离着。

    这件事情已经很明朗了,局势几乎一边倒,贝克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而他自己之所以不作为放任这一切发生,归根结底还在于他对徐浩然的感情。

    那个老人为他做了很多事,他从小就发誓长大以后要好好的对他,而面对他一手要拯救的人他下不去狠手,哪怕那个女人罪恶多端。

    轻微的鼠标声响起,桌面上的文件消失了,伴随着一声浓浓的叹息声音。

    烧伤女人捅死人的案子并没有在社会上引发多少波动,一方面媒体被压制了下来,另一方面对于民众来说,他们是善忘的,或许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别人悲惨的生活只适合用来做一下茶饭之后谈资,而这种谈资往往是很丰富的,转眼之间,又会有新的话料来供他们消遣。

    警察局里,一个警员问道:“头头今天还是没有来?”

    “没来,请假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其中一个办事员说了一句,随后又低头处理着自己的事情,倒是另外一个人接口,“反正头头就要退休了,再熬个两年的,现在放松一点没关系啦。”

    最先开始问话的警员走出局子,对着站在门口的两位老人道:“你们好,我们局长不在。”见两位老人脸上失望的神色,他叹气,“估计明天也不会来了,您老两人明天也不要来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老人提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一瓶矿泉水,他拿出矿泉水扭开瓶口,把瓶子递给身边的妻子,“喝口吧,喝完咱就走。”

    旁边的老婆婆点点头,神情虽然憔悴,但是眼眸中却迸发出异样的色彩,她接过,“也好也好,走吧,我们尽力了,去见她也算是有了交代。”

    老人点点头,他伸手握着自己妻子的手臂,沧桑的声音微微提高了音调,“我在你后面护着你。”

    原本要走的警员越听这两人的对话感觉越不对,心里一咯噔,立刻转身大步流星的往两个老人身边走去。

    老婆婆颤抖着双手,嘴巴对准瓶口,好几次都对不准,直到老人也伸手帮她握着瓶口。

    忽然瓶子被人夺去,瓶子倒在地上,里面的液体倒了出来,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特殊味道。

    “您老两人这是做什么!”警员又惊又急,立刻把瓶子踢得远远的,又谨慎的看着老人,深怕他们身上还有什么农药什么的。

    老人摇摇头,“没办啦,我们真的是对不起女儿啊,努力了这么久还是没办法,我们就想着能下去见见她,和她说一声爸爸妈妈没用。”

    老婆婆已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重复呢喃着,“警察同志您这是做啥啊,你知不知道我们两口子苦啊。”

    “您老有什么话好好说,不是要见局长吗?我立刻叫局长来,有什么事情他一定给您老做主!”警员对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同事叫道:“赶快叫局长回来,说不回来就出事了!”

    一个半小时候,贝克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脸颊处还有没消下去的淤青,整个人看起来也很颓废。

    “贝克局长啊。”老头一看到他就准备跪下了,一个女警员急忙上前扶起他,“老爷爷,有话好说好说啊。”

    贝克把两人带进了办公室,“抱歉……”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然后从夹克里拿出烟盒,抽了一根出来,但是却没有拿稳,烟掉在了地上。

    他从烟盒里又抽一根,伸手夹住揉捏着忽然狠命般的拿拳头砸向桌面,声音低沉,“抱歉。”

    老人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后是伤心欲绝,“我们的女儿果然白死了对不对?”

    老人神情激动,上前揪住他的衣领,神色里满是悲痛欲绝,“那时候我们就不相信她是无辜的,她就是恶魔啊,为什么你们不去抓住她,为什么还不把她送进监狱里!”

    “对不起。”贝克由老人抓着自己的衣领,他看着老人,眼中是悲痛和怜悯,嘴里只能重复这两句话。

    老人的妻子痛哭着上前拉住自己丈夫,“够了够了,我们早就应该知道是这样的。”

    “好好活下去。”看着两位老人,“如果她能够说话,那么她也会希望你们好好活下去。”

    老人摇头,“没有人能够帮我们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只期望能够早点去陪我们的女儿。”

    看着两位老人搀扶着离开的背影,贝克拼命抑制着内心的怒火和不甘,现在还有谁能够帮助他,帮助这队可怜的老人呢?

    一个人影从他的脑海里猝不及防的窜出来……夏一涵!

    叶家,管家脸上带着疏离的微笑,“抱歉,夫人同老爷近期受邀去了意大利度假,可能要过完这个季节才会重新回国。”

    “我知道了,打扰了。”贝克失望的朝对方点头,然后走出叶家。

    门里佣人看着人消失在大门,“管家,不通报夫人真的好吗?她不是后天才去意大利吗?”

    “有些不必要的麻烦,就不用让夫人知道了。”管家面上依旧带着微笑,然后转身离开去给佣人布置其他的任务了。

    贝克从叶家出来了以后又去了丁依依住的别墅,他已经无计可施了,去哪里也只是下意识的行为。

    门口守卫依旧十分严密,各种监控紧密的对接着,他看着小区里富丽堂皇和不断出入的豪车,嘲讽的笑了笑。

    不远处带着温柔笑意的声音就好像一股清流一样卷入他的耳朵,他仔细侧耳听了听。

    “是这样的,是一只白色的波斯猫,眼睛颜色不一样,不过它可能流浪久了所以有点脏兮兮的,我想你们如果找到它能不能不伤害它,我已经找它很久了。”

    丁依依耐心的和保安解释着,前天她出门丢垃圾,却看到那只白色的垃圾猫正在垃圾桶翻找着食物,当她一靠近的时候那只波斯猫又跑掉了。

    和保安沟通好了以后,丁依依一转头就看到贝克,“贝克局长。”

    贝克对她笑笑,“你好。”

    丁依依内心有些犹豫,她不知道他有要对自己说什么,是不是又要游说自己,最近她因为这件事已经很痛苦了,这些事情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财运天降重生之毒妃神道丹尊修仙狂徒重生追美记总裁老公,太粗鲁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斗破苍穹神墓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晚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